全职/王喻韩叶不逆外杂食

爱好删lo
欢迎来评论里找我玩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
[伞修]时光荏苒 花吐paro〔肆〕完

ooc慎 ooc慎 ooc慎
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
重说三

原著向有
大概be
欢迎捉虫呀ʕ •ᴥ•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苏沐秋第二天醒来稍稍洗漱便走去了不远处的嘉世俱乐部,而后看见一片晴朗,他还想着,看来今天是个好天


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他在签字的时候愣了愣,好巧不巧,天一下子暗了下来,外面忽然下起雨来,雨顺着屋檐滴落到地面上溅起了水花


可雨水却完全没有带走夏天的闷热,和着热流一起,冲洗着H市的夏天,临走时在俱乐部门外看到从门帘上滴落的大雨,苏沐秋才想起自己没带伞这才向俱乐部借了一把


正准备撑伞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接起来后一看原来是叶修从家里打来的,他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,应声道:“喂?叶修啊,有什么事吗,我就快回来了…”


撑起了伞,苏沐秋用另一只手拿好手机,向前走着,却突然楞住了声,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,硬生生的,不论他怎么挣扎,似是夺去了他说话的权利



苏沐秋就这样在人行道上停住了,路边的红绿灯闪亮着,似乎在提醒他快些走开,可是他已经动不了了,肺叶中有什么东西塞住了似的,绞痛着,他一下喘不过气来


耳边忽然传来了橡胶摩擦在地上刺耳的声音,还伴随着喇叭声,远处的光束,忽然朝他身上打落下来,眼前模糊不清的景象,仿佛只剩下了人行道上转变成红色的交通信号灯



“嘭”的一声,苏沐秋的脑中在那一瞬间只余留了这一个声音,他好像还听到了叶修叫他的声音,周围的路人是不是也朝他投来了惊讶的目光…他不想再去想了…也不能了



从嘉世借来的伞从苏沐秋的手中滑落在一旁,他就那样躺在那里,仿佛只是因为每晚陪着叶修抢boss太累而睡着罢了,如果没有四周被雨水晕染开来的血还有慢慢渗着血的衬衫的话



苏沐秋的手机还保持着和叶修的通话界面,叶修一遍一遍的问着,沐秋?你怎么了?沐秋…?叶修只是听到一声巨响,还有雨水滴落溅开的声音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只要看be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_(:з」∠)_
要看强行he*高亮(误)的请往下翻
(画风突变系列x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喂,苏大大,你在想什么呢?”叶修笑着看着眼前的人








苏沐秋瞪着眼看他:“你怎么…”话还没问完,苏沐秋急忙捂住了嘴,几朵白色的夕雾花就从嘴里落到手上








“哟,我们苏大大可以啊,吐花症?喜欢上谁了?”








“…不关你事”








“这样啊,那我也就试试看,不关你事”








“你…!唔…”


他们身后,一辆大卡车撞上了路旁的红绿灯,信号灯闪烁了一会儿,光芒蓦的黯淡下去,不再亮起





恍若间微弱的阳光终于穿透了几百里闷热的浮尘

到达时光悠然的彼岸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没啦——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再次为拖了这么久感到抱歉
请各位放心食用(你想毒死人家吗x
各位看官
别忘了留下小红心和蓝手啊/尔康手

*夕雾花语:热烈想念、一往情深

[伞修]时光荏苒 花吐paro〔叁〕

ooc慎 ooc慎 ooc慎
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
重说三

原著向有
大概be
欢迎捉虫呀ʕ •ᴥ•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似乎格外的劳累,抢个boss居然还被那个叫索克萨尔的派队盯着,差点没抢到boss



好在没白费力气,也算是得到了不少稀有材料,不然还真得毁的肠子都青了



正当苏沐秋这么想的时候,屋子里的灯忽然“滋”的一下全暗了下来,从窗帘外漏进了一丝凉意,吊扇不再“嘎喳”作响,几个年长的女人映着月光在楼底下说话,时不时发出像鸭子般的笑声



夜间树上知了的叫声和着月色映衬着一整个夜晚,苏沐秋轻轻叹了口气,明天,就是要签约的日子了吗…时间过的可真快



等到自己有钱了,一定要换一间好一点的房子,让沐橙读好书…人生究竟会有多少个十年,苏沐秋不知道,他只知道时间正在一点一点地慢慢侵蚀着他的生命。突然想起一句话:“少年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…”



苏沐秋终于知道
那所谓悠长的时光
不过是他永远得不到了的一分一秒



这样想着,苏沐秋终于头顶枕着沙发的扶手,闭眼睡去



曾经说不过从头再来的苏沐秋,如今已经再没有了当时的底气,他没有时间从头再来,也再也不可能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首先对不起呀(跪
拖了这么久才更新
另外看这篇文的也可以订阅下面的
伞修-时光荏苒的tag
这样就不用眼巴巴等更新了呀

最后小红心和小蓝手就拜托了
良辰,必有重谢(你滚

[伞修]时光荏苒 花吐paro〔贰〕

ooc慎 ooc慎 ooc慎
私设入山 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
重说三

原著向有
大概be
欢迎捉虫呀ʕ •ᴥ•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沐橙,该起床了”第二天早晨,苏沐秋往常一样叫苏沐橙起床,推开苏沐橙房门的瞬间,阳光从窗户外打照进来,洒落在苏沐橙棕色的发丝上,但苏沐橙似乎睡的极熟,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,只是稍稍挪动了身子,继续睡

苏沐秋也不急,就那么看着她,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就这么死了,以后谁来管她呢…而后又苦笑了一下,眼帘向下看着,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,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本本子,放在苏沐橙的书桌上,贴上了一张便签

这已经是第二天了,苏沐秋心里十分清楚

知道自己快死的人,总爱想些有的没的,比如说,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叶修的

其实说简单也简单,或许也有点复杂,也许是叶修第一次打败自己的时候吧,回到自己房间的苏沐秋躺在床上,望着有些泛黄的天花板想着,当时感到的惊讶苏沐秋觉得他此生难忘,操纵着秋木苏第一次在他看来输的如此惨烈,他甚至有些气急败坏地,爆了人生的第一次粗口,毕竟输在那种老土的打法下,谁都不会甘心吧

想着想着苏沐秋又笑了,笑声中夹杂着咳嗽声,肺部开始微微地刺痛,笑声也止住了,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掐住了喉咙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

过于用力的咳嗽将苏沐秋的眼睛逼的泛红,大片大片的花瓣从他喉咙里飘落而下,甚至还掺着一星半点的鲜红


苏沐秋看着手上的花瓣,随手丢弃在了垃圾桶里


刚想去叫叶修起来,却看到他也刚好走了出来,头发凌乱不堪,一看就是刚睡醒尚未整理


苏沐秋“噗嗤”一下笑出声来,只见叶修挠了挠头,意思意思般伸手理了下头发,蓦的开口:“沐秋啊,我在想一件事”

“嗯?什么事”苏沐秋应声道

“你那个小本子什么时候给我看啊”

“哦…那个你别想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利一首歌歌——中岛美嘉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

超好听——词非常的棒——

小红心和小蓝手/什么鬼/就拜托大家了/跪/


[伞修]时光荏苒 花吐paro〔壹〕


依旧私设如山 ooc慎
依旧私设如山 ooc慎
依旧私设如山 ooc慎
重说三

原著向有
大概…是be

欢迎捉虫呀ʕ •ᴥ•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苏沐秋觉得很奇怪
非常奇怪
自己平时的确会偶尔咳嗽几声
但是这次…
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掌上的花瓣
怎么会吐出花来…?

拿出手机
用最快的速度在搜索栏里输下:
平白无故吐花瓣是怎么回事!!

很快,苏沐秋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

花吐症:
在亚洲传播,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,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,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,治疗方法为和喜欢之人两情相悦的吻,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。

自己会不会死苏沐秋不知道
但是他至少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
尽管…那人一定不会喜欢上自己

身后传来了敲门声
“哥哥!开下门!我回来啦!”
苏沐秋正准备起身,门外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
“沐橙,我有钥匙,我来开门吧…”
“欸…好的!”

闻言,不知怎么的,苏沐秋突然觉得透不过气来
肺里好像被什么阻塞了一般,没有理会身后的对话,径直走到卫生间里,“啪嗒”一声锁上了门

“咳咳…咳”仿佛咳出了什么东西,快要窒息一般的感觉慢慢恢复,低头一看,两片白中带着淡黄的花瓣,就那样在洗手池里躺着

随手拿起把它塞到口袋里,至少现在,他不能让沐橙和叶修知道

深深叹了口气,开门便看到叶修和沐橙在电视机前看着什么

叶修回过头看向苏沐秋:“哟,你在家啊,怎么样,今天还去打本吗?”

苏沐秋笑了一下:“当然!我的散人试验还没有完成啊!”

说这句话时他的眼睛看着叶修,眼底却有着某种叶修不明白,也不知道的情绪


网吧

“不好意思,最后一击又是我的。”叶修朝着苏沐秋看去,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分抱歉。

“你狠!”苏沐秋说着,似是瞪了叶修一眼,手底掏出一个小本,默默地又记下一笔:某年某月某日,某时某分,某副本某BOSS,最终击杀,一叶之秋,第474次。

而自己呢?苏沐秋翻翻前页,318次,差距相当悬殊啊!

“我多少次了?”这时叶修探过头来,到像是真的想一探究竟一般

“400多次而已,领先我一点点。”苏沐秋啪一下合上了本子,把它握在手里,眼中的神色仍未散去

“叶修,你说如果你以后要找个女朋友,会是个什么类型的?”苏沐秋盯着屏幕,随口问了一句

叶修点了根烟:“说这个干什么,难不成以后你给哥介绍?大不了以后就和荣耀女神共度余生算了,关键时候,果然荣耀才是真爱啊”一边说,眼睛还盯着屏幕,手和鼠标也未曾停下,三两下就退出游戏拿走了账号卡

苏沐秋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,也是差不多该回去了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久很久以前…
有一个人
说写完短篇喻橙后
接下来就是伞修
这个人就是我/跪/
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
也没人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^此人已疯
完了…简直短小啊这篇…